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岑文本:高官而忧
【 发布日期:2016-10-31 字体:

  岑文本(595-645年),字景仁,邓州棘阳(今河南新野县)人,后迁居江陵(今湖北荆州),唐太宗朝宰相,文学家。聪慧敏捷,博通经史。十四岁为父申冤,辞情激切,由是知名。萧铣荆州称帝,聘为中书侍郎。河间郡王李孝恭平定荆州,力劝安民。贞观元年,以为秘书郎,迁中书舍人,官至中书令,封为江陵子,参豫政事。

  前不久,在图书馆翻阅史籍,贞观名相岑文本的事迹令我感慨万千。据正史记载,忠诚练达、博学多能的岑文本一直得到唐太宗的信任、倚重并身居高位。但其并不恃宠而骄,一直保持低调内敛的行事风格。当他被封为位极人臣的中书令,回到家中却面带忧色。其母甚惑,惊问其故。岑回答:“我既非元勋又非先王旧臣,承受了朝廷过多的宠信和荣耀,责任重、官职高,因此忧惧。”有亲朋好友前来庆贺,岑说:“我现在只接受哀悼,不接受庆贺。”这就是典故“高官而忧”的来历。  

  加官晋爵本是人生的大喜事,但岑文本却忧惧惶恐、如临深渊,这是否有“表演”和“作秀”之嫌呢?恐怕不能这么看。只要我们静心考究,即能体察到岑文本“忧”得在理。 

  官职越高,对个人的能力、素质要求越高,倘不及时“充电”、“补课”,就难以称职;官职越高,担子越沉,责任越重,稍有松懈,稍有疏忽,就可能祸及国民、遗患无穷;官职越高,诱惑越多,考验越大,倘没有足够的警醒、坚强的定力,极易翻身落马……由是观之,“高官而忧”颇有道理。我们不能不为岑文本清醒的政治头脑和强烈的忧患意识而折服。

  纵观千古官场,“高官而忧”者少,“高官而喜”乃至“高官而狂”者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岂料祸福相依、乐极生悲,一些“官场骄子”很快沦为“官场弃儿”。对于一些官员来说,升迁之时也是堕落之始,升迁堪称腐败之母、失败之源。虽然时间过去了一千三百多年,但“高官而忧”的岑文本依然称得上当今为官从政者的“镜鉴”和“范本”。当然,职位升迁意味着组织的信任、群众的认可、个人的成功,适度地喜一喜、乐一乐也无可厚非,但不能光喜不忧、光乐不惧。职位升迁,意味着权力、地位、声誉、影响力等随之“水涨船高”,这是职位为你献上的一道“美味”。但“水涨船高”的还有责任、义务、风险、挑战,这是职位塞给你的一枚“青果”。在享受“美味”的同时,你不能拒绝“青果”,否则,不仅会失去职位,还可能失去自由乃至生命。 

  此时,不禁想到2012年深圳大学研究生涂谦一项引起广泛关注的研究成果。他以2002年—2012年间落马的72名省部级官员为样本,对其基本特征分析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腐败官员在第一次做出贪污或受贿等腐败行为后平均将近9年才东窗事发,绝大多数高官在腐败期内职务有所变动,近80%的腐败官员职务得到了晋升。这些人中,恐怕不会有一位是“高官而忧”者。有了腐败行为反而能得到升迁,这极易给腐败官员造成错觉,认为自己的腐败行为不过是小缺点、小问题,只要自己“朝中有人”就会安然无恙,或过于迷信手中的权力,对自己的“自保”本领、“反反腐败”能力充满自信,从而底线失守、防线洞开,由“小腐”逐步成长为“巨贪”。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东窗事发,便面临法律的严惩。可以这样说,对于那些缺乏清醒头脑、理性思维并心存侥幸的官员来说,职位升迁有可能是腐败的迷魂药、犯罪的催化剂。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加大从严治党、铁腕反腐的力度,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既打“老虎”又拍“苍蝇”,战果累累,党风政风焕然一新,党心民心为之一振。在当前日趋风清气正的从政环境中,莫说“边腐”难以“边升”,恐怕“边腐”也难以“善终”。但愿每一位官员都能像岑文本那样,以敬畏之心对待权力、以忧惧之心对待升迁,始终朝乾夕惕、如履薄冰,只有这样,才会仕途坦荡、人生精彩、事业辉煌!(张婧)

  




上一篇:周文雍: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
下一篇:朱熹的廉政爱民之道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投诉举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