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李泉新:一泓清泉润真情
【 发布日期:2016-12-20 字体:

一泓清泉润真情

——追忆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组长李泉新

  人物档案

  李泉新, 1958年2月出生于江西丰城,198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9年5月调入江西省纪委,曾任江西省纪委常委、省监察厅副厅长,2014年1月任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组长。中共第十二届、十三届省纪委常委。2016年5月31日因病去世。8月26日,江西省委追授李泉新同志为“江西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016年5月31日,江西省委第三巡视组组长李泉新的生命之火摇曳着散尽了最后一丝光和热。追悼会当天暴雨如注,积水阻断了通往殡仪馆的必经之路,却愈加唤起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对逝者的敬重与怀念。人们脱掉鞋袜,赤脚涉水前行,一定要送他最后一程。

  58岁,英年早逝。李泉新身后留下了什么?让同事、朋友、亲人和群众如此不舍与记挂呢?让我们透过李泉新的同事、亲人记忆中的点滴细节,缅怀这位用生命诠释忠诚、干净、担当的巡视干部。

  同事孙建华

  “组长的担当和鼓励,为我们增加了底气”

  巡视工作虽闻不到炮火硝烟,看不见刀光剑影,但与腐败分子和丑恶势力的斗争却十分尖锐复杂。“巡视工作外部压力的确挺大,但组长的担当和鼓励,为我们增加了底气。”回想起一次次艰难的突破,组员孙建华感慨不已。

  镜头回放

  2015年3月,省委第三巡视组在对南昌市西湖区开展巡视时,收到群众反映原区委书记周某存在插手干预工程项目建设、违规提拔使用干部、男女作风混乱以及“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等问题的信访件。李泉新立即组织人员认真分析反映的问题,迅速展开了解工作。了解刚开始,各种阻力就接踵而至。周某先是请相关人员向李泉新说情打招呼,请他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在遭到严词拒绝后,周某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隐匿有关证据。随着巡视了解的深入,李泉新的儿子、儿媳手机里先后收到匿名恐吓短信:“你老子敢查我,小心你们的脑袋”。有同志提醒李泉新说,“周某交际广、能量大,了解情况时要‘掌握火候’,差不多就行了。”

  经验丰富的李泉新不但没有被威胁吓倒,反倒从中得出结论:“威胁,恰恰证明他存在违纪违法问题。”李泉新坚决地对组员们说:“没有不能揭的黑,没有不敢碰的恶。原汁原味地移交问题线索是巡视组职责所在,我们只需对省委负责,对群众负责。我们来巡视,就是要刨根问底、发现问题的。不管是谁来说情,你们统统推到我这里!”在他的带动下,巡视组的同志们一鼓作气,深入了解了周某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并及时移交省纪委。巡视刚结束,省纪委就对周某进行了立案审查,随后,周某因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同事葛春瑜: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日子,辛苦并快乐着”

  “打一仗,就要进一步。”每轮巡视工作结束,李泉新都要组织召开巡视务虚会,要求大家学思践悟,总结规律。在实践中,李泉新总结出一套“泉新工作法”,“挖老矿”“捅天花板”等秘诀在省委各巡视组中得到推广。第三巡视组更因工作成效显著成为省委巡视工作的“尖兵队”,2014年至今年4月,他们完成8轮巡视任务,先后巡视26个单位,发现问题线索934个。如今,每每忆及和组长在一起的时光,葛春瑜和同事们都觉得“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日子,辛苦并快乐着”。

  镜头回放

  2014年12月,他们在巡视省直某单位时,了解到该厅原副厅长因受贿罪被判刑。此案中还有没有可挖掘的线索?李泉新决定顺着这个思路去找寻蛛丝马迹。这时,组里不少同志认为,此案检察机关已结案,没有挖掘线索的价值,忙活半天,很有可能牵扯了精力,浪费了有限的巡视时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李泉新却相信自己的判断,他迅速调整巡视力量,集中进行攻坚,并主动与相关纪检监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对接联系,调阅大量有关卷宗,最终发现了一些原来未被处理、未被发现的有价值的线索,确定了一批新的重点人、重点事和重点问题。事后,组里的不少同志兴奋地说:“‘老矿’有挖头!”

  去年6月,他们在对某集团公司进行巡视时,了解到群众曾多次举报该集团公司某下属单位存在领导干部违规入股、转移私分国有资产等问题,但集团公司纪委每次调查都得出“反映失实”的结论。巡视组进驻后,又陆续收到此类举报。有着多年纪检和巡视工作经验的李泉新意识到,这些举报不会是空穴来风,便责成集团公司纪委认真调查处理。集团公司纪委最后报给巡视组的结论依旧是“反映失实”,这与巡视组了解核实的情况完全相反。久推不动,那就敲山震虎!李泉新对该集团公司落实“两个责任”不力、党组织作用弱化等问题进行了严肃批评。巡视反馈后,经有关部门调查核实,该下属单位确实存在群众所反映的问题。随后,省纪委对相关人员也进行了处理。

  外甥徐华辉:

  “因为知足,所以不谋私利”

  李泉新家里的卧室床头、地板上堆满了书籍。精神上的富足是他最大的追求,他对家人说:“人有一碗饭吃就够了,碗里有几块肉不重要。”“每月有几百块钱,足够用了,追求那么多物质条件没必要。”李泉新出生于普通的农民家庭,18岁应征入伍,20岁考入北京大学,31岁进入江西省纪委工作。他的人生足迹,每一步都是靠自己脚踏实地走出来的,每一步都让他对组织的培养倍加珍惜和感恩。外甥徐华辉说,因为不易,所以倍加珍惜;因为知足,所以不谋私利。

  镜头回放

  几年前,丰城老家有人找到李泉新,请他出面在工程上帮忙打打招呼,被李泉新一口拒绝:“这种事不要找我,我不认识什么人。就是认识谁,我也不会打招呼。”拒绝的次数多了,老家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气,也就再没人提出什么非分请求了。

  一次,外甥徐华辉小心翼翼试探着,请舅舅在自己职务转正时说句话,谁知舅舅当下发了火:“要求进步就得认真学习、踏实工作。是金子总会发光,工作干到位了组织自然会把你放到合适的位置上。”“又不违规违纪,顺水推舟而已。”徐华辉当时很是委屈。直到李泉新去世后徐华辉才知道,就连舅舅的儿子也没沾过舅舅的光,至今仍是事业单位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每天上班来回60公里,舅舅的儿媳至今还是一名合同工。“舅舅常说,他从农家子弟走到现在不容易,党已经给了他太多,他很知足,很感恩。”

  外甥女徐小燕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一个偏僻乡镇工作,她想找舅舅帮她调到局室或近点的街道。“你学农的,毛主席说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到穷乡僻壤去更能锻炼你。”李泉新反而做起了外甥女的思想工作。2009年,徐小燕被列入所在乡镇副科级后备干部第一人选。有人“提醒”她“最好找点关系”。李泉新批评道:“三令五申不准跑官要官,我是搞纪检的,岂能违反原则!”“任何时候都不能开特权的口子!”这是李泉新为家人定下的规矩。

  同事漆世红:

  “他完全符合我心中对老党员的想象,像座灯塔”

  江西省委新办公大楼里,李泉新生前的办公室看起来与环境“格格不入”:桌子一晃就动,椅子一坐就响,上世纪70年代米黄色的椅子套已经洗得褪了色。同事曾劝他换套新桌椅,也不违反规定,李泉新却说“旧桌子、旧椅子一样可以办公,只要不倒就行,不要铺张浪费。”他的衣着同样十分简朴:几条深色裤子,几件白衬衣反复穿,他有自己的考虑,“穿得太好容易跟老百姓产生距离感,人家就不跟你掏心窝子讲话了”……勤奋好学、严于律己、公私分明、艰苦朴素,在李泉新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交相辉映。回想与他共事的情景,青年干部漆世红感叹道:“他完全符合我心中对老党员的想象,像座灯塔。”

  镜头回放

  “我再算一遍,党费决不能少交。”2014年漆世红第一次帮他算党费时,他生怕算错了、交少了,末了拿着文件和工资条按着计算器认认真真又核对了一遍。巡视工作千头万绪,但每月他都不忘按时向组织交纳自己的党费。交完后,他会把党费证要过来亲自保管,用一个塑料袋装在自己内衣口袋里。

  那是去年冬天的一个周末,组员张启华因公乘车经过省委门口,看到李泉新提着箱子,伫立在寒风中等出租车,便停下邀请他上车。李泉新笑着说:“我今天不是加班,拿的是私人物品,不能坐公车。”张启华再三邀请,李泉新坚持谢绝:“我是组长。今天我自己公私不分,以后还怎么要求你们?”

  那是巡视期间,每天晚饭后大家的散步时间。一路上,他谈古论今、旁征博引,大家总是听得入神,不知不觉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有着“北大才子”之称的李泉新对马列经典、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对中国历史和中国革命史都有厚重的知识积累,他甚至能大段大段地背诵援引《毛泽东选集》中的精彩篇目。同事们都感叹,他行动上的自觉不是偶然的,完全源于他学习的深入、理论的坚定。

  今年3月12日,抢救室的医生深深记住了一位身体虚弱的病人,他执意“自愿承担一切风险和不良后果”而要求:“明天我一定要出院。”那天,李泉新从赣州赶往南昌参加省委对巡视组考核的动员会,途中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他想到这轮巡视刚进驻,有许多事情需要布置安排,第二天便坚决要求出院,并不顾医生强烈反对和家人含泪劝说,拔掉针头,在医院劝阻住院患者外出告知书上签下名字后,带着药坐了4个多小时长途车,连夜赶到在赣州的江西理工大学。

  ……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即使是在治病期间,李泉新也是一边输着液,一边用手机短信与组里的同志沟通工作。5月29日,病逝的前两天,他还发短信叮嘱道:“问题线索要了解印证清楚,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纪律为准绳……”到底是什么在支撑他如此砥砺前行?组员李思远回忆起一次散步时,李泉新曾动情地对他说:“士为知己者死。党培养了我们,我们要懂得感恩,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

  “一泓清泉润真情,半弯新月照英魂。”这是同事们悼念李泉新的一副挽联,也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优秀巡视干部的真实写照。(晨韵整理)

  (来源:南粤清风网-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下一篇:李征明:反贪工作光荣而艰巨 要守得住底线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投诉举报 | 联系我们